建三江政务
官方微博

建三江发布
微信公众平台

建三江信息港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米都文苑

铁饭碗

时间:2018/09/19/ 13:58 来源:浓江农场 作者:王飞 点击量:

父母是农民,靠种地为生。他们最羡慕谁家有当老师的人,一年四季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工资高,还是“铁饭碗”。村子里前几年出过一个大学生,最后到乡里当上老师了,给父亲羡慕不得了。就连当上老师那位大学生的父亲在村子里都扬眉吐气,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请他到场,有甚者还要请他讲几句充场面。在村里人认为,能当上老师真是一个光宗耀祖的事。

父母忠厚老实,不善言谈。在村里属于那种老好人,只要有请帮忙的,我没有看见他们过“不”字。我继承了他的优良传统,自小就不爱说话,亲戚都说我这孩子木讷,还有跟父亲直接说:你看你家的孩子,也不爱吱声,一看以后也没出息。父亲不以为然,我对未来什么是出息也不太关心。在读小学的时候,父亲曾经喝醉了酒跟母亲说,供我读完初中之后,在家里面给我买个拖拉机就让我跟着他们种地算了,过几年攒点钱给我说个媳妇就完了。恰巧他们的谈话我听到了。没有别的感受,因为家里叔叔大爷家的哥哥们都是走“这条路子”,种地、盖房、娶媳妇、生娃,这个模式我不能再熟悉了。那个时候给我的感觉是学习好与坏的区别不大,学习好也得种地去,学习不好还是种地。所以小学几年的学习,我就是混过来的。等到了初中之后,赶上学校每学期都考试都排名,排大榜,榜前30名有奖励,给发证书还有奖品。我看着班级同学有获奖的,带着红花在讲台上接受校领导颁奖,心里真想有一天自己也能登上领奖台。可能是潜在动力推动下,没有父母的关注和老师的格外辅导,我暗暗下决心努力学一把,一定要得奖,记得初中时我考最好成绩是全学年第七名,给我发一个日记本,还有一本书。

虽说凭借要得奖的冲劲努力一把,但距离市里重点高中还有距离,再说压根也没想过考高中的事,心里还想着家里的地和即将买回家的拖拉机,偶尔也会猜想未来的媳妇会是哪个村的。就带着这种思想参加中考,毫无压力,也毫无目标的考完之后。到家父亲问我考怎么样?能打多少分?他们根本都没有问我能不能考上高中,估计当时,他们根本能想不到我能考上高中,更别提重点高中。成绩发榜了,班主任老师让我快去学校看成绩,我懒洋洋的到收发室查看成绩,数学100、语文98、英语90、物理……,看着眼前的成绩,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是我的成绩吗?我又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确认了成绩,得知已经考入市里普通高中,但分数还不够重点高中的。原本准备回家务农,现在中考成绩似乎又给我开了一扇窗,心里忐忑,父亲能不能让我读高中,会不会还让我回家种地呢?我是想读书还是想回家呢?一系列的猜想,直到告诉父亲成绩一刹那才明了了。父亲知道我的成绩之后高兴不得了,就像我考上大学一样,找来叔叔大爷们商量,考虑让我去普高还是自费去重点高中。叔叔大爷们轮番跟我谈话,问我想不想念书,以后能不能好好读书之类的话。我脑袋一时混沌,最后父亲的一句话给我指引方向,他说:孩子呀,你要能好好读书,以后能考一个师范,我和你妈就满足了,全家都烧高香了。师范,当老师,这就是父母的梦想,也是全家认为出人头地的标准。

父亲拿着厚厚一沓子钱,把我送到五常市高级中学,在姑奶的帮助下,我进了高一学年的重点班,班级里74名学生,因为个子高我坐到最后一排。我旁边全是女同学,同桌、前桌都是女同学,因我性格腼腆,不敢跟女生说话,再者从小没出过远门,又陌生又想家。想家的时候怕女同桌看见我哭,我就趴桌子上,等起来的时候,书本都已经湿透好几页了。经过一段时间适应,我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中去,学习成绩也逐渐好起来,距离师范类本科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高三是我人生中最为转折的一年,面临马上高考,我心里压力非常大。高考我绝对不能失败,别人失败可能会复习一年,而我不会,我不忍心让父母再为我拼搏一年。当时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按照以往高考的成绩和考入本科人数分布情况,我考上二表本科院校是没有太大问题。但是,我不能有失误啊,我必须的考上大学。当时正赶上体育老师动员身体素质好的高三学生考体育大学,文化课好的可以考一表院校,东北师大、北京体育学院和吉大都不是问题。体育老师的介绍让我动了心思,能考上一表大学,还有师范类的,加上我的身体素质还不错,文化课肯定还没问题。经过跟老师沟通,我最后决定走一个稳定考学路线,准备报考体育院校。高三第一学期,老师带着我们练体能,我的弹跳素质好一些,但是体能一般,体育高考考800米、100米、铅球和二级蛙跳,800米需要长期训练耐力跑。我记得那天下大雪,老师让我们调整休息一天,可我最近测试成绩不理想,我决定自己加量到体育场跑步。体育场里一个人也没有,漫天的大雪里,就我一个人不停的跑,越跑越累,雪花打在脸上很冷,雪融化后淌进眼睛里特别难受。我真的想放弃,但一想到自己的成绩上不来,距离重点大学的门远了,我咬着牙坚持着,忘记了那次跑多久,也不知道眼睛是因为雪花吹打,还是不经意流出太多眼泪的缘故,我眼睛红肿的回到宿舍。

五月份在齐齐哈尔考体育,体育成绩发挥极不理想,没有达到重点本科录取分数线,所有的预想都化为泡影,东北师大、北京体育大学,就连哈师大都无缘报考。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就要高考,嘴里大泡一个挨一个,嗓子也发炎,练了一年的体育,文化课荒废不少,依靠文化课考本科院校已经几率不大了,是继续报考二表本科体育院校,还是铤而走险放弃体育院校志愿,我心里没有答案。正好是高考结束后回家估分,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回家办事,他得知我在家准备估分报志愿,就到我家帮我参谋一下。他拿着我文化课估分成绩和体育专业成绩之后,直接当着我和父亲的面说,一定让我报考体育院校,报考一个师范类就行,以后能当一个体育老师就挺好的了。父亲很高兴,就好像我可以马上当体育老师了,不需要上大学一样。我很木然,不知道自己以后会走什么样的路。最终我考入佳木斯大学体育学院,高考文化课分数超出体育本科线150分,文化课距离普通院校本科线30分。拿到录取通知书一刹那,我没有过多的激动,看着父亲满脸的笑容我仅仅是迎合了几次,迎来送往的亲戚朋友殷殷嘱托,我麻木的跟他们下决心,一定好好学习,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体育老师的工作。

2008年大学毕业,我在佳木斯职工大学任团委书记两年后,到勤得利农场学校,再到如今的浓江农场学校,从大学校门走出来之后一直没有离开学校。完成了父亲和全家人的心愿。

我曾经想过放弃眼前的工作,想到外地打拼一下,想检验一下自己到底能做什么,是不是只能做体育老师。可我没有勇气,没有携家带口闯江湖的魄力,也没有忤逆父母对我的心愿。大学毕业十年了,起初的冲劲已经被生活打磨得没有棱角,早已经习惯眼前的生活。父母已经跟我在农场一起定居,三世同堂的欢愉和平淡安逸的生活,让我越来越理解父亲的选择,可能这就是父母眼里的“出人头地”。如今,我细细品味,发现这就是我值得珍惜的幸福。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农垦建三江管理局

备案号:黑ICP备13005558号    网站联系电话:0454-5808663

建三江信息港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