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政务
官方微博

建三江发布
微信公众平台

建三江信息港欢迎您!

本网站正在完善中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米都楷模

文坛一棵不老的江柳

时间:2018/07/05/ 15:50 来源:勤得利农场 作者:陈静 点击量:

——记北大荒作协名誉副主席、勤得利农场机关曲洪智

有文友这样赞扬——

“咱们的老曲呀,就是北大荒地地道道的老人参,浑身是宝,越老越值钱!”

“曲老爷子真是个‘老顽童’啊,退而不休,北大荒人的奉献精神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著名作家梁晓声也这样评价:

“虽(与老曲)素未谋面,却有耳闻:无论做人,还是作文,知者,有口皆碑,德高望重。”

这位老人,名叫曲洪智,属牛,今年76岁了,依然当选北大荒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建三江作家协会主席,并在勤得利农场机关从事关工委工作。

50年来,曲洪智一直笔耕不辍,发表作品100 万字,并出版小说集《网滩上》、散文集《金色的网滩》及散文、小说合集《曲洪智作品选》。他还培养弟子20多人,有的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他组织成立的江柳文学社,成为引领文学爱好者的一面旗帜。50年来,曲洪智酷爱写作的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文学爱好者奋笔疾书,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高歌猛进,传承着北大荒文化。

我深爱着这片黑土地,是她给了我创作的源泉

    曲洪智出生于山东文登。25岁那年,他怀着建设北大荒的美好梦想,只身来到了建三江农管局勤得利农场水产公司,做了一名普通渔工。勤得利位于滚滚的黑龙江边,以生产名贵的鲟鳇、大马哈鱼闻名国内外。每当东方欲晓,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曲洪智就和伙伴们摇动着船桨,下江撒网了。那时候生态尚未遭到破坏,满江都游动着肥硕的鱼儿,只要肯于出力流汗,就会得到不小的收获。周而复始,这位山东小伙子秉承了北大荒人特有的吃苦耐劳精神,每年都被单位评为先进生产者。

没过几年,他就产生了强烈的写作欲望。他说,我要通过自己的笔触,将渔工的火热生活记录下来,无愧于历史。于是,曲洪智走上了白天捕鱼,晚上挑灯爬格子的道路。1962年,他写的第一篇反映渔村妇女生活的小小说《妻子的秘密》,被《合江农垦报》采用,闻着油墨的清香,望着自己的处女作变成了铅字,他感到无比的兴奋,一连气读了十遍,初次尝到了吃自己栽种的蜜果的滋味。接着,他便一发而不可收,又先后创作了《王大婶》、《渔工的夜晚》等几篇作品被报刊采用,这对曲洪智鼓舞很大。可正当他准备在文坛上大显身手的时候,史无前例的那场动乱开始了,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笔。

十年浩劫结束之后,文艺复兴,再次点燃了曲洪智的创作欲望。1981年,他的3000多字的作品《“小机灵”巧胜“铸铁王”》,发表在4月9日的《合江农垦报》副刊上,几乎占了这张小报一个整版,而且当年还得了好稿奖。接下来,1982年,他又有一篇小小说《一碗荷包蛋》获奖。连续“出彩”的曲洪智引起农垦报社的重视,1983年,特意邀请他参加了在佳木斯市举办的笔会。他不负众望,创作的小小说《王二嫂买车》又得了奖,还有两位读者在报上发表了评论文章。一时间,曲洪智在垦区文学界名声大震,他的文学创作风格也在这一时期逐渐成熟。

1990年9月,曲洪智参加了《北大荒文学》与大庆《岁月》杂志社在勤得利农场联合举办的“垦区散文、诗歌笔会”,创作的散文《鸟的话题》,被《岁月》杂志选用在1990年第12期上。从此,他的散文经常在这本刊物上露面。1994年,《岁月》专门为曲洪智开设了一个“网滩人物系列”专栏,每期一篇,连续发了11期。此外,曲洪智创作的《击毙熊大王》、《夜猎》两篇小说,还被《小说林》选用,以致在黑龙江文学界引起震动。

曲洪智说:“我长期生活在黑龙江上,对捕鱼生活极为熟悉,因此,我写的散文,以捕鱼为题材的较多,语言都是渔民式的,朴实、粗犷、生动,感染力强,读者喜欢看。”是的,这正是曲洪智散文的特色所在,堪称“网滩派作家”。

他的作品,不阿权贵,不为钱财,讴歌的都是北大荒火热的生活,赞美的都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为日新月异的农场建设而欢欣,也为关乎国计民生的环保无序而忧患。于是,他呼吁,他呐喊,他企盼,自觉不自觉中,他把一种社会责任和人类应有的良知揉进了自己的笔端,成为一个真正的北大荒作家。

我把人生最宝贵的东西传给后人,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熟悉曲洪智的人,常常会戏称他是“美国的安德森”。

安德森何许人也?他是享誉全球文坛的大作家,他甘做人梯,培养了一大批知名作家。海明威和福克纳,就是在他的影响下,分别写出了名噪一时的《太阳照样升起》、《喧哗与骚动》。

几十年来,曲洪智一直以安德森为榜样,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乡土作家。名闻垦区的陈彦彬,就是老曲一手培养的得力弟子。1994年,从事教育工作者的陈彦彬,拿着他的第一篇短篇小说《鱼王》,想找曲洪智指点指点。曲洪智虽和他并不熟悉,但却满口应承下来。稿子到手后,他便一字字一句句地认真看完,说:“你的小说基本成型,不过文字还得润色,语言也得锤炼,你回去再改一稿吧。”

第二稿改好后,陈彦彬又拿给老曲看。不料这一回老曲却皱起了眉头,说:“这稿改的还不如第一稿,有些地方已经不是小说语言了。”陈彦彬听后, 脸一阵发烧,不得不摸着头皮哀求说:“我实在不会修改了,请您动笔帮我改改吧。”老曲爽快地答应下来:“那好吧。”第二天,陈彦彬就接到老曲的电话,说稿子被他修改完了。拿着那浸满汗水的修改稿,陈彦斌几乎要欢跳起来。在老曲的帮助下,这篇作品终于发表在当年9月的《北大荒文学》上。

于是,曲洪智就像长了磁石,常有一帮小青年围绕在他身边,不是谈天说地,就是舞文弄墨,渐渐地,勤得利形成了一个创作的小气候。1981年,在曲洪智和时任农场党委副书记李吉忠的共同倡议和组织下,成立了“江柳文学社”,从此,他就正式成了这个文学社团的“头人”。

柳树栽培需要浇水,文学社团也是同样,有名无实只会半路夭折。于是,曲洪智成了甘于奉献的“育柳人”。经过他无数次地辛勤培育和浇灌,生长在黑龙江畔的这棵“江柳”枝繁叶茂,频结硕果。据统计,30年来,这个社团先后培养出6名省作协会员和20多名北大荒作协会员,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作品数百万字,成为边陲文化的一大亮点。1991年9月,在省作协组织召开的业余文学创作骨干东宁座谈会上,曲洪智作为黑龙江垦区文学社团唯一的代表,面对着众多的文化官员和写作大家侃侃而谈,介绍了边陲小镇一个小小文学社的成长经历和成功经验。1998年,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思卿率领一队文化名人政协委员考察边疆文化长廊建设,在听完老曲的介绍后,兴致勃发,连声称赞:勤得利的文化底蕴了不起!

酒好不怕巷子深。一些场外的年轻人闻听曲洪智的大名后,也拿着习作来向他讨教。老曲全都以诚相待,将自己的所知所悟和盘托出。有时为了帮助他们修改作品,常常要挑灯熬夜。对此老伴很不理解,说老了老了,自己的“自留地”没种好,还有那闲心替别人种起没米的谷子来?其实,她哪里知道,这“谷子”远比老曲“自留地”里的收成好。这些年来,有几十名业余作者经曲洪智指点,在垦区内外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其中,陈彦斌在全国各地文学期刊上刊登过头题,高绪波两次在全国散文竞赛中获奖。面对他们不菲的成就,曲洪智开心地笑了。

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即使退下来也要为农场献余热

退而不休,北大荒人的奉献精神,在曲洪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1998年,他因为年龄的原因,在“超期服役”一年后,从农场党办主任的职位上退了下来,但他不甘寂寞,说自己还有能力为农场发挥余热。于是,农场就将他安排到场史办的岗位上。视事业如生命的老曲不敢懈怠,像往常一样,每天都抓紧点滴时间,时而搜集资料,时而记录撰写。那年,看着年轻人都在电脑上打字写文章了,他也不甘落后,随即拜年轻人为师学起了电脑。很快,他也掌握了这门技术。人们说:这老顽童干啥像啥,你看人家用电脑写的文章,真是不简单啊!

由于长时间的创作劳累,老曲得了冠心病,2005年6月,他住进了沈阳一家大医院的心外科,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身体稍有恢复后,他又投入到场史的撰写中。经过10年的努力,一部长达 105万字的勤得利农场史(1984~2005年)终于问世。当年,省农垦总局史志办选送这部高质量的史志给省史志部门,一位领导深受感动,亲自乘车前往勤得利看望老曲,并且激动地说,真没想到,这部经典之作,竟然出自于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七旬老人之手!

2009年,72岁的曲洪智告别场史办,但又担负起培养关心下一代的重任,被农场党委任命为关工委副主任。之后,他又义务担当起农场内部文学季刊《江柳文学》的责任编辑,每期10万字,选稿、改稿、校对,全由他一个人承担,为此耗去了他大部分时间。但想想能为培养青年作者出点力,能为农场文化建设做点贡献,心里总是乐哈哈的。

  谈到晚年生活,曲洪智深情地说:“我不会无动于衷地等待生命的衰落,文学创作仍然是我生命的期待、人生的渴望。人生苦短才更应珍惜每一分钟,我要用文学的空间奇妙地延续未来的路程。

曲洪智全家照 (2).jpg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农垦建三江管理局    Copyright © 2009 china-js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黑ICP备13005558号    网站联系电话:0454-5808663

建三江信息港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